不要简单看待投资收益,而要根据整体风险考虑投资收益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28 19:54

不要简单看待投资收益,而要根据整体风险考虑投资收益

2018-05-28 16:36来源:格隆汇收益/巴菲特

原标题:不要简单看待投资收益,而要根据整体风险考虑投资收益

作者:姚斌

1

塞思·卡拉曼在《安全边际》这样写道,投资者必须试图了解机构投资者的心理,理由有二:第一,机构主导了金融市场的中的交易,那些忽视机构行为的投资者会周期性地受到伤害;第二,在被多数机构投资者排除在外的证券中可能存在充足的投资机会。从投资大象们所丢弃的碎屑中挑选股票能够带来回报。

2

如果大众的普遍倾向是追涨杀跌,投资者必须抵抗这种倾向,塞思·卡拉曼说,你不能忽视市场,忽视一个投资机会的来源显然是错误的,但你必须独立思考,不能被市场左右。你的投资决定必须取决于价值与价格的对比,而不仅仅是价格。如果你以市场先生作为投资机会的创造者,你就具有一个价值投资者的素质。

3

据彭博资讯报道,著名的庞氏骗局大师麦道夫同志正在监狱服刑。他依然念念不忘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股民们。2013年 6月13日,他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股民如何避免受骗等一系列问题,发表了建设性的意见。他指出,"作为普通投资者,你想避免受骗,那就买指数基金吧。费用低,管理也专业。"

4

防御性投资者关注的不是做对,而是避免做错。霍华德·马克斯认为这需要做到:①排除投资组合中的致败因素(深入尽职调查、要求高安全边际,不轻易下注在没有把握的持续繁荣预期上);②避开衰退期,特别要避免暴露在崩溃危机下;③组合多元化、限制总风险承担,并以整体安全为重。

5

不要简单地看待投资组合收益,而要根据整体风险考虑投资组合收益。一个利用高风险组合赚取18%收益的人未必比用低风险投资组合赚取15%的人更加高明。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才是关键。只有考察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才可能确定投资者是否具有远见卓识、投资技术,即投资者是否能够提高价值。

6

上海信璞资产合伙人归江先生是如何选股的?他说,“一个是长期的ROE要比较好,第二个是估值要足够便宜,这两个标准都满足我们就会选择,我们不看重它属于什么行业。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都能赚到钱,对老百姓都是一样的。”

7

如果按照巴菲特-芒格的观点,现在市场给予食品股那样的估值似乎太高了。巴菲特认为,在食品行业,你永远无法从某一产品中得到像可口可乐和吉列那样确定的统治力。吉列的用户不太可能会乱换产品一般来说,也得不到这么高的忠诚度。查理·芒格先生则说,食品行业倒闭了很多公司,麦当劳所处的行业要难做得多。

8

重要的不是市场份额,而是垂青份额。巴菲特指出,如果真的能得到几十亿人的垂青,有人愿意付多少钱,你就会明白像可口可乐和迪斯尼这样的公司的价值了。如此,不是说你拿出10亿或者30亿美元的广告预算或者说雇用2万名超级推销人员就可以做到的,迪斯尼就取得了这种成就。这就是你应该试着考虑的东西。

9

查理·芒格先生评论喜诗糖果:喜诗的案例提供了有趣的教训,这是我们第一次购买品牌企业,对我们习惯于以50美分买1美元的人来说,这是一次艰难的跳跃。有趣的地方在于,若当初喜诗的卖方要价再高10万美元,我们就不会买了。这可是沃伦在接受了格雷厄姆这位世界上最优秀的金融教授的培训以及每周和他共事90个小时之后的情况。

10

随着喜斯收购的成功,我们不停地学习。查理·芒格先生认为,投资这项游戏的名字叫不停地学习,即便你接受过良好的训练,即使你天赋异禀,依然需要不断地学习。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有些微妙的问题,人们有时说我们“不断老去的高管”,我不知道“不断老去的”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不知道有谁会越活越年轻。

11

假设有人能够在洞悉像惠普那样的“伟大”的基因,乘着它不那么伟大的时刻买进,一直持有到它很伟大的时刻将其卖出,那么肯定是一笔很好的投资。但是,假设有人乘着它很伟大的时刻买进,一旦它显得不那么伟大的时刻,那么肯定是一笔很差的投资。

12

克里斯·安德森的长尾理论应用于细分市场隐形冠军企业的研究是很好的想法。因为为数较少的主流产品和市场(头部)正向着数量众多的狭窄市场(尾部)转移。小众产品也能同主流产品一样,散发出辉煌业绩的经济魅力,与其相匹敌。“个性化”、“客户力量”,以及“小利润大市场”是长尾市场的根本。

来源:一只花蛤的价值投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